人体艺术裸体美女
當前位置:出版頻道 ? 暢銷圖書 ? 內容

外科醫生手記:生命的臉 作者:(美)努蘭 著,林文斌,廖月娟 譯  

點擊量: | 更新時間:1394422001
內容介紹作者信息圖書定價
編輯推薦
在我告知夏倫她的淋巴結有癌細胞那天,我的外科醫生生涯已過了二十多年。然而,這二十多年來,我發現自己對于這種消息還是難以啟齒,或許許多醫生也有這樣的感受。
我們之所以進入醫療這個領域,是希望能幫助人,救人一命,雖然疾病有時會打敗我們,讓我們飽受挫折,我們還是得有堅定的信念,相信我們的意志和專業技能終會獲得最后的勝利。
雖然診斷方法和治療方法推陳出新,但我們在面對新的疾病挑釁時,卻益發束手無策,先前的信心不得不開始動搖,在未知的考驗中載浮載沉。因此,壞消息從我們口中說出時,我們心里真的很難過——為病人,也為自己的無能。不知有多少次我告訴病人或他們的家屬,病情不像預期的樂觀的時候,我總是覺得自己讓他們失望了。
  本書獲全美年度最佳讀物獎。
  揭開生命神秘的面紗,感受生命的真實面目,人體即混沌的小型宇宙,亂中有序而靈活多變,細胞、神經、血液、淋巴,神奇遞演生命的風貌,展示人類無與倫比的精神力量。
內容推薦
生命屬于我們每一個人,卻很少人能認清生命真實的面孔。
手術臺上的生死搏斗,病房里的起死回生,患者的病痛與悲傷,醫生的天職與良知……生命的含義包含這些又不限于這些。
本書是美國著名外科醫生根據其一生的行醫經驗寫成的手記,既是一本醫學手冊,又是一部醫職讀本;既是一篇篇感人的生死交替的故事集,又是一首首對偉大生命的頌歌。本書對人體每一處組織的精彩剖析遠比教科書中的精彩,對每一個驚心動魄的手術過程的講述和對生命細致入微的呵護讓人驚嘆和感動。
讓讀者更驚訝的是作者竟然能讓我們如此了解自己的身體,體驗生命的存在,探尋人體的每一處秘密,感受生命散發的每一道光芒。每個人對生命的理解都是不同的,但我們不得不由衷地贊嘆生命的偉大及其無與倫比的精神力量。
目錄
導讀
前言
第一章 求生之戰
 瑪芝的苦難
 要命的誤診
 打開腹腔大干一場
 危險之旅
第二章 體內恒定的海洋
 動脈樹
 重要的荷爾蒙
 醫學學生的第一課
第三章 淋巴和抗癌的勇氣
 癌細胞轉移
 乳房有腫塊的女人
 一定有活下去的辦法導讀
前言
第一章 求生之戰
 瑪芝的苦難
 要命的誤診
 打開腹腔大干一場
 危險之旅
第二章 體內恒定的海洋
 動脈樹
 重要的荷爾蒙
 醫學學生的第一課
第三章 淋巴和抗癌的勇氣
 癌細胞轉移
 乳房有腫塊的女人
 一定有活下去的辦法
第四章 同情和神經系統
 體內網絡
 失去本體感的人
第五章 生命的基本單位:細胞
 細胞奇航
 神奇的DNA
 基因密碼
 痛不欲生
 被毒品啃噬的靈魂
 毅力驚人
第六章 命運和自由意志
 打敗宿命的唐氏兒
 特殊教育計劃
 揚名特殊奧運
第七章 愛的行為
 維納斯之丘
 大衛之勇
 天雷勾動地火
第八章 子宮的演出
 分化之舞
 新的體驗
 神圣的一刻
第九章 搏動的心
 靈魂的寶座,情感的所在
 換心人
 等待捐贈
 兩大問題待克服
 收割
 入住新家
 新生
第十章 血的傳奇
 血液就是生命
 藍血貴族
 血的教訓
 麻煩先生的故事
 始料未及的災難
 守護小尖兵
第十一章 病菌與盛宴
 胃的實驗
 食物之旅
 反射作用
 腸腸相連
 謎樣事件
 病情撲朔迷離
 唯一的活命機會
 怪病:豬痢
 病菌再度反撲
第十二章 發掘心靈:大腦與人性
 心智主宰中樞
 天堂與冥府
 癲癇的關鍵
譯后記一 走鋼絲者的獨白
譯后記二 天生我才必有用
在線試讀部分章節
  第一章 求生之戰
“比天使稍微小一點,并賜他榮耀尊貴為冠冕。”
古代演說家和贊美詩的作者皆以如此圓潤洪亮、抑揚頓挫的節奏歌頌人類這個奇跡。身為血肉之軀的我們,在記錄、思考肉體的獨一無二之時,雕琢了不少詞句來形容人體,并對這個奇跡心生無盡的敬畏。詩篇作者繼續歌頌:“因我受造,奇妙可畏。”對上帝的鬼斧神工一點都不懷疑,認為人體就是完美的極致。
奇怪的是,視自身的完美為理所當然的我們,常常為身體偶爾顯露的缺憾大表震驚。人體這個奇跡當然不是十全十美的,不免有缺陷,但更叫人嘆為觀止的是,身體自然而然地順應缺陷的方式;這種彌補的過程可以說與上帝造人一樣神奇。因此,我們不得不去了解身體這個奇跡以及其中的瑕疵。
以下這個臨床病史,正可代表眾多的身體缺憾之一,不發生則已,一發生則將顛覆整個細致、和諧的健康狀態。這個故事說明了我們體內的補償機制如何在身體有一點小缺陷時加以彌補和克服;此故事也讓我們明了現代醫學這門藝術和科學在面對自然的缺憾時,如何利用自然的補償能力,發揮干預作用。這個故事的結局可說是身體的勝利,也是人類靈魂的凱歌。
 疾病存在的形態有很多。有時,潛藏在我們體內長達數周、數月,甚至數年,都不為人所察覺,每天擴張一點屬于自己的惡勢力,直到出現細微的蛛絲馬跡作為一點警告的征兆,告訴我們身體可能出現問題了。這種疾病的征兆可能微乎其微,病人自己可能察覺不到身體的改變,得靠他人的眼睛和觸模才能發現。還有一些疾病就沒有這么細微,一開始就來勢洶洶,讓病人及其家屬措手不及,馬上有大禍臨頭之感。這種災難到來的感覺并非幻覺,通常在得到適當的處理之前,病人已敗在疾病之下,撒手人寰。
后者這種極端、失控的景象正是我們的病人瑪芝·韓森受到的苦難。
  瑪芝的苦難
樂天知命的韓森太太有5個健康的小孩、健壯英俊的丈夫,生活過得幸福、美滿。8月一個燠熱逼人、令人揮汗如雨的早上,瑪芝在離家十多公里、位于紐黑文(New Haven)的俱樂部打網球。打完后她已是上氣不接下氣,精疲力竭。禁不起好友安妮的一再邀約,又同她一起游泳,倆人還相約把游泳納入夏日定期的健身項目。瑪芝下水不久,與疾病搏斗的第一章就此展開。她描述道:
我游了幾圈,到了泳池中央時,突然有一種極其怪異的感覺。我從未被槍打中過,但感覺正好像如此——體內像發生爆炸一般,就像……像是……(在她遲疑的當兒,我認真地注視著,她正努力搜索精確的詞語來形容當時的感受。)對了(她發出一聲驚叫),轟!就在這兒(她指著左肋骨正下方)。我想站起來,但無能為力,我覺得自己要暈過去了。我已記不清痛苦的感覺,只知道自己一直往下沉。
安妮扶我離開泳池,讓我在躺椅上休息一下。坐下來之后,我立刻覺得好多了。休息了一會兒,我站起來,走到野餐區。此時,暈眩的感覺再度襲來。我駝著背,坐在樹下。周圍的人似乎被我的表情嚇壞了,臉色比我的還可怕。有人大叫:“快,打電話叫救護車!”另一個人叫道:“她好像心臟病發作了。”大家七嘴八舌,而我只想趕快離開,好請我先生送我回家。
她的丈夫杰克可沒忘了她那“蒼白得像鬼”的模樣。花20分鐘開車回家可能太冒險了,因此他把瑪芝送到住在附近的朋友家。一入屋休息,她又覺得好一點了,但每次一起身就發暈。幾個小時后,瑪芝的身體狀況才允許他們回家。
但是,一回到家,疼痛又再度發作,不過有點不一樣。每回我想移動,就覺得一陣疼痛,痛楚從背部直往上竄,直到左肩。我曾聽說心臟病發作時肩膀和手臂會痛,我心想,難道我也是如此?很快,我已痛得彎下身子了。
杰克送我到圣·拉斐爾醫院(Hospital of st.Raphael)的急診室。我試著向醫生解釋這一切。我無法躺在推床上,每次想躺下來,疼痛就加劇。站著照x光令我頭暈,但躺下來又痛得難以忍受。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急診醫生找不出什么原因,最后認為是背部肌肉痙攣。他們給我打了一針,并開了止痛藥給我服用。
瑪芝離開急診室回家后,由于強效的麻醉劑得以香甜地睡一覺。第二天起來,感覺好多了,但還是有疼痛的現象,于是服用醫生開的止痛藥,但吃了之后就惡心想吐。過了兩天,她想最好還是再去看看醫生。
除了看婦產科的歐尼爾醫生之外,我已多年沒看過病了。那天早晨,我坐在桌前,攤開電話簿,不知打了多少個電話,看是否能預約診療時間,但求救無門。除非我先做完整的體檢和初診檢查,否則沒有一家醫院可以立刻幫我診治。通常這些體檢要等上4~6個星期。你能怎么辦?我簡直是萬念俱灰,不禁坐在桌前哭泣起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有問題,除了回急診室又能怎么辦?但他們已經告訴我,我只是肌肉痙攣而已。
那時,暈眩恰巧消失了,接下來的幾天疼痛也慢慢減輕。瑪芝只有在挺直身子站立時才會有明顯的不舒服,因此多半彎腰駝背,晚上睡覺時在脖子后放個大枕頭。最后覺得自己完全康復后,她的結論是,急診室醫生畢竟診斷正確。然而,她還是懷疑身體內部深處有毛病。四個禮拜后的一天,杰克問要不要去打網球,系好鞋帶后,她心生不祥之兆,決定不去了。她的身體正發出某種警訊。
那天早上,亦即1980年10月1日,瑪芝用力推開一扇難以打開的窗戶時,尖銳的疼痛又襲擊她的腹部和左肩。接下來一整天,雖然疼痛減輕了一些,還是不太舒服。晚餐后,她上樓去幫5歲大的湯姆洗澡。她一邊洗,一邊覺得精力快速從體內流失,洗好時,她已被一種深廣的虛脫感所攫獲,她覺得身子“輕飄飄的”。然而,她還是想辦法站起來,東倒西歪地走回房間。來到床邊,她馬上頹坐在地上,不敢躺下,因為一仰臥就會更痛。此時痛苦已愈來愈甚。
這時,我終于知道這不是心臟病。我的母親曾經中風,由于思緒亂糟糟的,我想我大概和中風差不多。同時,我覺得虛弱得可怕,感到天旋地轉。
  瑪芝鼓起最后的氣力大叫杰克。杰克沖上樓來,發現太太已面如死灰,只剩游絲般的氣息回答他那驚惶的問題。
韓森家就在紐黑文市中心附近,不消幾分鐘救護人員就來了。那時,瑪芝還有一點意識,救護人員割開那件她最愛的綠色緊身衣時,她覺得有點難過,然而已語無倫次,不能有條理地回答問題了。她拒絕躺下,堅持坐著,采取有點蜷曲的姿勢,因為每次想平躺,疼痛就加劇。最后,醫護人員只好讓步,讓她坐在椅子上,然后抬下樓,小心翼翼地連同椅子一起搬上救護車。醫護人員也擔心這么運送病人會有問題,正如杰克形容的:“他們幾乎量不到她的血壓。”
到了圣·拉斐爾醫院急診室后,“幾乎量不到的血壓”的結果是50毫米汞柱,比正常值的一半還少。瑪芝的臉色如同推床上的白布單一樣慘白,脈搏每分鐘130次,差不多是一般人的兩倍。她顯然已經休克了。由于下腹部腫脹得厲害,急診醫生斷定她體內正在快速出血,必須立即送進手術室。瑪芝已沒有知覺了,杰克于是飛快地在已攤到面前的手術同意書上簽字。他一再表示:“沒有,她沒有懷孕!她的月經周期很正常啊。”然而,他知道醫生并不相信他的話。救護車上的醫護人員打電話回醫院告訴婦產科的曼迪斯醫生,說有名42歲、原本健康的婦女突然臉色慘白、休克時,大家一致認為瑪芝是宮外孕導致輸卵管破裂而出血。
為了證明此話,瑪芝迅速被抬上手術臺后,醫生用一根針從陰道后壁穿入骨盆腔內,進行所謂的“陰道后穹窿穿刺術”(culdocentesis)。一管鮮紅的血液被抽出時,原來的診斷更毋庸置疑了。這時,曼迪斯醫生也放下吃了一半的晚餐,從附近的鄉村俱樂部趕來醫院。
在事件急遽發展,而病人愈陷昏迷的同時,似乎沒有人注意或記得5個星期前瑪芝曾來急診的事。至于瑪芝本人,她那若有似無的意識則已凝結在現今這一刻和那逐漸消逝的未來。
到急診室之后,我已知情況之可怕——我覺得天旋地轉。我知道該是認真祈禱的時候了,于是虔心向上帝祈求。我說,我看到了一般人談論的亮光。話一出口,我就自覺愚蠢,心想那或許只是推床上的燈光。然而,接下來有好一陣子身邊所有的景物都處在明亮得讓人睜不開眼睛的亮光中。我記得自己開始慢慢飄起來。但是,現在還不是離開的時候。我想,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輕松飄離,然而我還不想。我請求上帝多給我一點時間,我告訴他我非常愛惜自己的生命,我擁有許多,不愿意離開這一切。
  要命的誤診
當時,瑪芝最后的意識就到此。她立刻被推到樓上的手術室,已洗好手、穿妥手術衣、戴好手套的曼迪斯醫生正在等待她。很快,在麻醉之后,病人身上覆蓋好無菌鋪單,整個手術小組立即準備切開瑪芝的腹部。由于情況危急,曼迪斯醫生請婦產科主任佛利醫生來幫忙。佛利于是立即從30多公里外的家飛車趕來。
從救護車十萬火急送來病人,進入急診室,接著又沖刺般地把病人推進手術室,不到30分鐘,根本沒有時間做輸血前的交叉試驗。瑪芝兩只前臂都插上大號的輸血針,生理鹽水也全速灌入她的靜脈。但生理鹽水只是替代品,在快速失血時就不太妙了。由于瑪芝的血壓不斷下降,護士在連跑帶跳地前往手術室電梯的路上,已準備為瑪芝輸O型血。在隨著輪子移動而搖晃的推床點滴架上,護士手忙腳亂地掛上血袋。O型血,也就是所謂的緊急萬用血,雖然受血者的條件不限,還是有可能引發相當可怕的輸血反應,但不這么做幾乎只有一死,病人將在瞬間喪命。急診醫生極少采取這種非常手段,同時知道此舉也是冒險。在為瑪芝輸緊急萬用血的同時,血庫技術員也忙著在地下室的實驗室做交叉試驗,以盡快得到正確的結果。
短短的幾分鐘后,瑪芝的推床進入手術室時,麻醉科醫生量得的血壓已是零,脈搏也微弱得幾乎沒有。“完了,媽的!這么弱根本測不到!”盡管麻醉前置動作兩三下就可完成,曼迪斯醫生已不能再等了,奄奄一息的病人一抬上手術臺,他就立即把碘酒涂抹在漸漸腫脹的腹部,然后覆蓋手術鋪單。就在呼吸管強行插入瑪芝那毫無反應的氣管之前,醫生已下刀。曼迪斯醫生不能有一刻的遲疑,更何況病人已陷入嚴重休克,毫無知覺了,因此在未確定病人完全麻醉之前,就堅定地朝肚臍下方的皮膚劃下去。瑪芝的休克已嚴重到刀刃劃過脂肪層下的小血管時,幾乎已不滲血。
一般而言,人體腹部兩側肌肉和纖維層在肚子中央會合,形成一道垂直且強韌有力的帶狀組織,從胸骨下緣一直延伸到恥骨上緣。曼迪斯醫生的下一步就是切割這條厚韌的、名之為白線(linea alba)的帶狀組織,以便長驅直入那擁擠著各種臟器的腹腔之中。病人的肚子鼓脹得厲害,想必已滿滿是血,他下刀之后,頭和肩膀立即偏了一下,以防血噴自己一身。然而,這次卻不然,病人的肚子因出血過多而過度擴張,失去緊繃的壓力。
曼迪斯醫生被這個發現嚇了一跳之后,立即完成肚臍至恥骨的劃開動作,瘋狂地用抽吸器吸出一股股涌出的血流,以便顯露出腹部中的器官。即使加上剛剛趕來幫忙的佛利,眼前還是一片紅,難以看個清楚。他們已把手術臺前端降低,以防血液因重力往腳部流,導致頭部因嚴重失血而陷入更嚴重的休克狀態。此時,非得更傾斜不可,但是手術臺的設計只允許腳部比頭部高30度。最后,由于重力和第二套抽吸器的協助,醫生才看清血并非從骨盆腔冒出來,而是從上腹部某一個無法到達的深處泉涌而出,可見先前的子宮外孕是誤診。恍然大悟之后,身為婦產科醫生的佛利知道自己已派不上用場,立刻死命地尋求支援。他幾乎半吼地交代資深護士請總機緊急呼叫外科醫生來幫忙,在這刻不容緩的一刻,任何一個外科醫生都可以。此時,麻醉科醫生宣布病人出血情況快得超過他和助手為之輸血的速度,且說病人休克之深,已不需麻醉了。總機尚未呼叫救兵趕到之時,面對這種無可奈何的情況,佛利只得吐出這幾個字:“病人快沒救了。”
在這一切混亂往高潮推進時,我正如同往常一樣抵達醫院,優哉悠哉地準備進行夜晚的查房工作。我把車停好,步行約四五百米后,從容地穿過急診入口,還和駐守在那兒的警衛閑聊了幾句。就在此時,呼叫器響了——
自從40年前開始接受外科醫生的訓練以來,我從來沒有聽到過這么緊急的呼叫。一踏入醫院大門,頭頂上的擴音器就傳來刺耳的叫聲:“緊急呼叫所有外科醫生!呼叫本院所有外科醫生!”與其說總機在廣播,不如說在嘶喊。她那驚恐、尖銳、一再重復的叫聲,猶如響徹云霄的救火車警報。“外科醫生請立刻到手術室!”
盡管陣陣呼叫駭人、刺耳,卻流露著異樣的興奮。那懇求中又帶有命令的語氣,像是求救又像是戰斗進攻的口號,突然間在我耳里聽來猶如原始的呼喚。在那一刻,我沒有其他選擇,當下決定前往。我只稍稍停頓幾秒便確定這一切不是幻覺,也不是我誤會了。震耳欲聾的呼叫聲又傳來了,醫院訪客和工作人員那副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神情更證明這是事實。我覺得體內像有一股無法掌控的動力驅使我飛奔向前,我找到最近的樓梯,當年49歲的我還能三級做一步跳,馬上就到了二樓的手術室。
護士早在那兒等候,喊我過去,然后跑在我的前頭,穿越一小段走道。我只能猜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越過6號房的門檻,我那一身滿是細菌的便服顯然已污染了整個無菌的圣殿。映入眼簾的那狂亂的一幕比先前呼叫所預示的更為駭人!
  佛利醫生站在手術臺的右邊,背對著我,雙腳打開約25厘米,像植物根部穩穩地抓著地面,似乎想安定自己那細瘦的身軀,以面對眼前的可怕挑戰。他那白色的手術鞋兩側都沾上了濕黏而發亮的血漬,即使站在他的背后,我也預料得到他手術袍的袖子上滿是濕漉漉的血。站在佛利醫生對面的助手是兩個慌亂的婦科住院醫生,喋喋不休得像幾近歇斯底里的青少年,顯然是在互相競爭,想博取主任的好印象,看他們在炮火下表現的鎮定。曼迪斯醫生已退居在后,快速地踱來踱去,雙手在無菌毛巾下緊緊交疊。佛利醫生從病人腹部深處抽出一條又一條濕淋淋的紗布,幾個年輕的護士飛快穿梭,幫忙清除這些四處散落、沾滿血漬的紗塊,此外還有兩個遞器械的護士。佛利的腳邊還跪著一個助手,她正忙得不可開交地把1.89升抽吸瓶內充滿泡沫的血液倒到旁邊的大容器中,緊張得雙手濺滿了血。另外,兩名麻醉科醫生像槍桿子似地筆直站在手術臺前端手動操作輸血設備,以加速輸血的速度。他們緊咬牙根,憂慮地死盯著病人。 
(Sherwin B.Nuland) 作者在耶魯大學教授外科和醫學史,也是《康涅狄格醫學》期刊(Connecticut Medicine)的文學編輯和《醫學史及相關科學》期刊(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Mecicine and Alied Sciences)的總編。
28.00元

作品評論

我要評論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維護互聯網安全的決定》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嚴禁發表危害國家安全,破壞民族團結、國家宗教政策和社會穩定,含侮辱、誹謗、教唆、淫穢等內容的作品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您在海南出版社書評區發表的作品,海南出版社有權在網站內保留、轉載、引用或者刪除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新書上架更多>>

  • 小故事大道理

    小故事大道理
    作者:

    成語接龍300例

    成語接龍300例
    作者:

  • 十萬個為什么

    十萬個為什么
    作者:

    中國寓言故事

    中國寓言故事
    作者:

  • 水滸傳

    水滸傳
    作者:

    三國演義

    三國演義
    作者:

  • 西游記

    西游記
    作者:

    彼得·潘

    彼得·潘
    作者:

人体艺术裸体美女 神奇宝贝绿宝石抓神兽 今年小本赚钱代理项目 蹦蹦网幸运28投注技巧 七星彩十大专家预测 北京pk拾计划手机版 吉林省快三开奖号 老时时彩360开奖号码 北京pk赛车单双技巧 怎么代理游戏赚钱吗 怎么投注世界杯 ag视讯专门打闲 视频点击量 赚钱 赌大小最有效的方法 113cc彩票下载 朴灿烈不要赚钱mp3 18年双色球全部号码